太叔趔迸
2019-06-22 03:18:04

  胡一帆

  3月末,墨西哥暴发了甲型H1N1流感疫情,并迅速蔓延到美国和其他国家。疫情暴发以来,墨西哥城(墨西哥首都)的经济活动已经大幅下滑60%,墨西哥城的经济占墨西哥GDP的22%。

  由于甲型H1N1流感疫情继续在全世界范围内扩散,全球疑似甲型H1N1流感病例已超过2700人。为应对日益恶化的疫情形势,世界卫生组织(WHO)已将甲型H1N1流感预警级别从3级提高到5级,并指出,疫情广泛蔓延的可能性已经上升,各国卫生部门必须为可能暴发的疫情做好准备。自2005年采用6级预警系统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将预警级别提高到5级。自2007年起,预警级别一直停留在3级,当时因暴发禽流感疫情,预警级别被提高到了3级。

  中国内地未报告甲型H1N1流感病例。同时,亚洲其他国家也尚未确认甲型H1N1流感病例。我们预计甲型H1N1流感对中国的影响远远低于SARS时的影响。甚至在SARS期间,最终的经济损失仍远低于最初预期,因为疫情过后消费迅速反弹。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甲型H1N1流感疫情的发展,但没有理由对此感到恐慌。

  与甲型H1N1流感疫情相比,迄今为止最近一次的疫情是2002年11月到2003年7月期间亚洲暴发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症(SARS)。当时,感染人数达到8096人,死亡774人(病例死亡率为9.6%)。亚洲发展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估计,SARS暴发造成的损失在180亿美元到600亿美元之间(占该地区GDP的0.6%到2%)。

  SARS对中国造成的影响最大。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不要前往该地区旅游的建议和进行贸易限制之后,中国的入境游人数大幅减少。2003年4月到6月的SARS恐慌高峰时期,中国内地、香港和台湾地区的入境游人数分别同比下降38.9%、57.9%、70.8%。直到2004年1月,中国的入境游人数才恢复到正增长。

  同时,中国的2003年二季度消费者信心指数从97显著下滑到86左右,零售销售额也有显著下滑,但在初期恐慌过后,从7月份开始逐渐恢复平静。

  墨西哥暴发甲型H1N1流感并且疫情向其他国家扩散,这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其对经济和市场影响的问题。虽然甲型H1N1流感对经济的影响有赖于疫情暴发的严重程度和持续时间,我们认为,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将预警级别提高到5级,基于目前情况,疫情造成的负面影响可能仍不是那么让人担忧。

  其主要原因,一是现有的流感药物似乎可以治疗甲型H1N1流感,特别是其中包括流感药物达菲(Tamiflu)。迄今为止,除墨西哥以外的其他国家几乎没有报告死亡病例(除美国一个婴儿死亡案例)。据报道,截至4月29日,甲型H1N1流感已导致墨西哥159人死亡。当地恶劣的卫生条件和救治的不及时是造成墨西哥甲型H1N1流感高死亡率的主要原因。甚至在墨西哥,确认甲型H1N1流感疫情并采取适当处理之后,死亡率也出现显著下降。

  其二,由于对抗SARS的经验以及禽流感持续的威胁,全世界对危机的准备更充分、反应更迅速。主要的经济损失一般来自控制疫情扩散时的初期恐慌,而非疫情本身的直接影响。现阶段,世界卫生组织已对疫情形势作出迅速反应,世界各国政府密切协调,医疗专家加大了研究力度。

  其三,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,全球旅游和贸易活动一直不振,因此,甲型H1N1流感疫情并未新增太多恐慌和冲击。

  (作者系中信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)




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:http://finance.sina.com.cn/roll/20090504/01406176246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