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札馍
2019-06-13 15:45:03
毛克剑正操作榴弹发射器对“敌”攻击。郭克鑫摄





资料图:国产90式35毫米牵引式双管高炮开火





   宋艳华 本报特约记者 姜玉坤

    在沈阳军区某摩步旅,三营八连二级士官毛克剑,就像“品车族”品车一样,把旅属、营属各种武器都“玩绝”了

  3月26日,记者带着好奇,前去探访曾被四总部授予“全军优秀士官人才三等奖”,三次荣立三等功,被官兵们誉为“枪王”的毛克剑,是怎样“品枪”的。

  经人指点,在龙腾虎跃的训练场,透过缕缕硝烟,看到相貌普通、有些清瘦的毛克剑,驾驶着一辆牵引车在记者面前一闪而过,将某型高炮牵到一个视界开阔的射击位置。压弹、装定射击诸元、瞄准都由毛克剑一人操作,一连串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般。

  “轰、轰……”几秒钟后,炮声响起,远方位于半空悬浮的红气球,应声爆裂。

  “打得好!”官兵们为之喝彩。

  “作为步兵,能一人完成需要指挥班长、瞄准手、压弹员等9名士兵密切配合才能完成的高炮射击任务,真了不起!”作训参谋于启明说:“这是炮兵分队减员下操作的一种射击方法,要达到这一境界,就是科班出身没有一年半载,也练不到这种程度,更何况这是跨专业了。”

  “为学好炮兵技能,这小子可没少吃苦。”八连指导员王冲告诉记者,“他每天熄灯后,总是学习到深夜1点多,研究火炮的构造、性能及技术参数,写心得体会;在训练场,他虚心学习火炮的操作规程,细心琢磨每一个动作要领,别人一个动作练20遍,他就要练上40遍;烈日、狂风、暴雨,成为毛克剑苦练硬功的最佳时机,他也因此掌握了6个位置炮手的操作技能……”

  话语间,毛克剑突然卧倒,从炮旁匍匐前进、跃进……巧妙地躲避着敌“火力”,箭步如飞地登上一辆快速行驶的坦克。“毛克剑要进行坦克射击训练了。”看着记者的不解,身旁的一名战士解释说。

  透过飞扬的灰尘和浓浓的烟雾,记者看到毛克剑在坦克上不时地环顾“战场敌情”,然后取跪姿,一手持枪一手打开坦克上盖门,一下钻进了坦克内,迅速盖好盖门。随后,坦克像疯了一样,沿着崎岖的山路向敌前沿冲去,震耳欲聋的轰鸣声,渐行渐远。

  正在组织训练的八连连长告诉记者,由毛克剑担当一炮手,完成快速精确瞄准发射任务,难度系数不低于一人操炮射击训练。

  突然,快速行驶的坦克猛地向后一颤,炮口喷出一道火舌。记者随即操起望远镜循声看去,远处的移动靶瞬间变成碎片,随着炸起的浓烟升腾、扩散着。

  “首发命中!”又一次引起一片欢呼声。

  整个一上午,毛克剑在实战背景下,先后完成了旅属坦克、各种火炮和高射机枪、重机枪、迫击炮等步兵营所属火器的射击任务,无论炮弹还是子弹都像长了眼睛一样,指哪打哪,发发命中要害。“枪王”,名不虚传。

  走下训练场的毛克剑,已经是汗流浃背,看到记者只是憨厚地一笑。记者迫不及待地问他,这十八般武艺是怎样练就的?他告诉记者,他练的这些本领主要得益于营里适应军事训练转变需要,广泛开展的“全能”训练。今天,只不过是个极其普通的训练日。

  目前,全营有近80%的战士熟练掌握了连属、营属武器装备的操作使用,40%的官兵会操作旅属武器装备。